白楊網
                                          登錄

                                          今日推薦

                                          廖祥忠|視頻天下:語言革命與國際傳播秩序再造

                                          來源:《現代傳播》2022年第1期 ?? 2022-01-22 ??作者:廖祥忠 瀏覽量:1400

                                           【內容摘要】人類傳播史上每一次語言革命的發生,都推動著信息傳播秩序的演變。有聲語言的發展形塑了人類文明的多元共生,文字語言的興盛構筑了文明傳播的區域體系,影視語言的濫觴孕育了工業時代的文化秩序,視頻語言的崛起正在開辟信息時代的開放格局并將再造國際傳播秩序。未來,基于智能VR的發展,人類將回歸全感官的傳播場景,在虛擬與現實同構的環境中超越時空藩籬和文化差異,進入一個視頻天下的新秩序。當前,中國的國際傳播應以視頻語言為主要抓手,發揮數據驅動、算法治理和大眾創新等優勢,聚焦智能平臺、多元主體和立體交往等領域,助力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構建。

                                          【關鍵詞】語言革命;文明傳播;有聲語言;文字語言;視頻語言;國際傳播


                                          語言是人類社會交流和傳播的基本工具。持續的語言革命是人類歷史上信息傳播得以不斷突破時空限制,推動文化交融和文明互鑒,進而打造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重要驅動。從有聲語言的誕生到文字語言的創造,從以電影和電視為代表的視聽語言的濫觴到以短視頻和直播為代表的視頻語言的興盛,再到未來基于智能VR的獨立性、立體化視頻語言的普及,每一次語言革命的發生、每一種語言體系的獨立,都推動著基于這種語言形態的信息傳播新秩序的形成。當然,語言革命的發生并不是依次替代的關系,而是不斷疊加、不斷超越、不斷融合的歷史進程。


                                          一、從有聲語言到文字語言:文明傳播的變遷

                                          在人類誕生的鴻蒙之初,身處地球各區域的人類聚群而居,在逐漸進化的過程中,基于不同生存環境和協同勞動的需要,最終形成了音符與意義相結合的聲音符號體系,這一在有限時空內進行具身性交流的語言工具。有聲語言的誕生,是人類實現從動物傳播向人類傳播巨大飛躍的重要標志,也是人類傳播思想的起源。

                                          基于人體發音器官進化而形成的有聲語言,因其主體伴隨性、轉瞬即逝性和空間偏向性,無法跨越時空的藩籬,因而在人類不同群落共同生活勞作的過程中,逐漸形成鮮明的地域性、社會性和差異性特征。這些特征決定了人類社會在早期個體遠距離流動、有聲語言記錄無法實現的情況下,只能在特定群落的內部時空進行傳播,跨區域、跨群落、跨語言的信息傳播只是偶然狀態。

                                          隨著文字語言的興起,有聲語言獲得了新的書寫載體,也因“述而不作”或“身后腹語”①而實現了跨時空傳承。后來,盡管受益于全球化進程,在空間范圍內得到極大拓展,有聲語言的部落化和差異性特征卻延續至今,需要借助儲存介質和翻譯工具才能實現跨語言和跨文化的交往。顯而易見,在借助有聲語言進行傳播與交流的時代,人類散居在地球不同區域,探尋各自文明的發生軌跡,在幾乎難以實現遠距離和跨時空傳播的前提下,奠定了人類不同文明的多元共生、多線并進的演進格局。

                                          文字語言是具有特定能指與所指關系,可保存、可復制、可攜帶的符號系統。它第一次讓人類在信息傳播過程中,可以借助身體之外的語言符號克服時空障礙。它與有聲語言互為補充,共同完成人類社會的信息傳播。文字語言相對獨立,擁有自己的生成能力和演化規律,形塑了人類的抽象思維。它第一次讓人類掌握了記錄和保存信息的傳播技能,促進了文化的傳承與發展。相對有聲語言的主體伴隨性和視頻語言的高度融合性而言,作為一種獨立體系的文字語言將可能是一種過渡性的存在。

                                          文字語言具有文化差異性、傳播地域性和時間偏向性。在人類文明史中,無論是借助手寫技藝還是依托印刷機械和電子通訊技術,文字曾經是現在依然是主導性的語言體系,扮演著交流、闡釋、書寫和記憶的功能性角色,進而借助不同的時空傾向參與形塑著不同的文明形態。②借助不同的物質載體和交通工具,文字語言實現了跨越時空的遠距離傳播,從而形成具有一定空間規模的區域性文字語言傳播秩序。這一秩序的形成經歷了兩個階段:第一,古文明帝國階段,借助文字語言形成特定的文化認同和文化圈,比如基于漢字的中華文化圈和以朝貢體系為代表的禮儀秩序;第二,現代國際傳播秩序階段,即依托迅速發展的印刷、航海和電信等技術,借助報紙、雜志、通訊社、電報和廣播等具體媒介,宣告了一個傳播大眾時代的到來,推動了以殖民帝國為核心的現代國際傳播秩序的形成。比如,領先完成以蒸汽化和電氣化為代表的兩次工業革命的英國,就因掌握通信技術和擁有交通網絡,在全球構建起一個以英語為官方語言的殖民時代國際傳播秩序。

                                          雖然文字語言借助多種媒介技術有效促進了跨時空交往,但其也呈現出書寫傳播或印刷傳播的局限。限于對知識素養和傳播載體的要求,文字語言在提升人類社會交往的邏輯性和組織性的同時,也呈現出壓縮人類傳播的多樣性和開放性的傾向。文字借助可移動的媒介載體雖然空前地拓展了傳播的物理疆域,在打破口語闡釋權威體系的同時,擴大了社會的知識階層,但卻創造了新的信息柵欄和知識壟斷,尤其是無法滿足廣大民眾的多樣化、多向度、立體式的傳播需求。加拿大經濟史學家哈羅德·伊尼斯(Harold Adams Innis)雖然從審美的角度將文字也視為一種視覺形態③,但這一二維平面的視覺語言顯然打破了人類在生物學意義上平衡的感官生態,尤其是將視聽分離、將視覺壓縮,進而塑造了延續至今的口語與書寫的二元論,也為后來的更具感官整合性的影視語言,以及更具身體立體性的視頻語言的興起埋下了伏筆。

                                          如今,文字語言已經經歷了從篆刻到軟筆到硬筆再到鍵盤的多個書寫或輸入階段。如果說在電影與電視主導的電子視聽時代,文字語言還借助印刷媒介呈現出某種分庭抗禮之勢,那么,在人類傳播向無障礙移動互聯和智能VR轉型的當下,文字語言則面臨十分尷尬的境地,將可能成為視頻語言的附庸?;仡櫄v史,從鍵盤敲出第一個文字起,文字已經不再是傳統意義上的文字,而是轉化為一種數字化的視覺符號;展望未來,文字的功能將慢慢轉換,退出主導地位,進而融入一個立體和智能的視頻語言體系。


                                          二、從影視語言到視頻語言:國際傳播的轉型

                                          (一)影視語言與工業時代的壟斷秩序  

                                          在第二次工業革命的背景下,基于電子技術發明更新而誕生的影視語言(又稱“視聽語言”),使人類擁有了更加多樣化的體外語言符號系統。影視語言是人體視覺和聽覺能力的電子化延伸,打破了有聲語言和文字語言之間割裂的時空偏向,呈現出跨語言融合的初步嘗試,也為更具整合性和融合性的視頻語言的誕生奠定了基礎。在一個面向大眾傳播的時代,影視語言的崛起驅動著一個國際傳播壟斷秩序的生成。

                                          顧名思義,影視語言根據傳播載體和傳播方式的不同,可主要分為電影語言和電視語言。作為人體視覺、聽覺以及空間感覺的整體化延伸,電影語言是一種誕生于19世紀末20世紀初、成熟于20世紀三四十年代的,以直觀、具體、鮮明的形象,以及聲音和文字等綜合符號傳達含義的藝術語言,具有強烈的藝術感染力。電視語言主要延伸了人體的視覺和聽覺,誕生于20世紀二三十年代、發展成熟于五六十年代,是以聲音、影像、文字等多種符號作用于觀眾視聽器官的另一種綜合性語言系統,擁有廣泛的傳播力、影響力、滲透力和引導力。影視語言很快被應用于國際傳播實踐,也因其高度封閉的專業性和高度復雜的技術體系等特征驅動著國際傳播走向壟斷秩序。

                                          影視語言的壟斷性是一系列歷史因素復雜互動的產物,主要表現在如下五個方面:第一,高度專業的語言體系,以構圖和光效等為要素的電視畫面語言和作為綜合藝術語言的電影語言,均需要專業訓練才能掌握,并以此來構造復雜的視覺形象,因而影視語言在很大程度上區隔了傳播者與接收者;第二,高度集中的技術體系,主要表現在制播系統和傳輸系統(包括電影院線和廣電網絡)的集中化管理和壟斷化運行,在全球范圍內,只有國家授權的公共媒體機構或擁有強大資本能力的私營媒體機構或電影公司才能夠建設和運營這一龐大的技術體系;第三,高度復雜的技術手段,突出表現在影視制作技術的高度專業性,從技術的設計、制造和維護,到設備的系統性運用,再到行業標準的建立,都需要系統性的專業培訓和長期實踐;第四,高度科層化的組織手段,集中體現在影視機構內復雜化的部門分工和層級化的管理權責,以及影視管理機構在頻譜分配、標準設計、內容審核、效果評估上的壟斷性權威;第五,高度統一的傳受關系,特別是專業、復雜且封閉的內容生產體系,結合中心化的傳輸體系和同質化的接收體系,往往給予廣大受眾較少的參與空間和解碼權力,甚至將受眾僅僅作為或轉化為廣電傳播效果或電影票房評價中的結構性數據④。簡言之,與影視產業崛起相伴隨的是高度專業、壟斷化的語言體系,以及強大的資本投入能力、技術保障能力、內容生產能力、受眾控制能力和文化同構能力。

                                          在此基礎上,工業時代的影視壟斷秩序突出地表現在國際影視傳播的美國中心格局。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之前,英國依憑殖民時代的帝國傳播秩序,在國際傳播方面幾乎可以與作為新興大國的美國平分秋色。二戰結束后,國際政治經濟秩序的主導權由英國轉移至美國,美國憑借其日益強大的經濟實力和科技實力,依托已經成熟并廣泛運用的影視技術,逐漸建構起具有全球壟斷性的影視產業。以三大電視網為代表的電視重工業、以好萊塢為代表的電影重工業,都曾是美國主導全球影視產業的支柱性力量。這一主導權的建立,一方面依托冷戰時期美國協助重建歐洲的馬歇爾計劃,以及利用發展傳播、跨文化傳播等知識涵化機制對廣大發展中國家的同化戰略;另一方面通過美式流行文化產業的高技術水準和本土化策略,綁定和拓展全球娛樂內容市場,打造著符合文化消費利益最大化的標準化視聽產品鏈,并驅動著更多本土化的地方性影視中心的崛起,比如印度的寶萊塢和尼日利亞的諾萊塢。除此之外,值得注意的是,源自美國的影視工業在培育全球受眾標準化的內容品味的同時,也系統性地傳遞著美式價值觀,塑造著跨越文化差異的不同代際受眾,尤其是每個時代年輕人的流行文化傾向,因而帶有同化全球媒體文化的潛在效力,在歷史上也導致了眾多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以文化保護主義為原則,對美式文化帝國主義的反思、批評和抵制。因此,在工業時代,上述本土化和全球化邏輯的互動共同塑造了一個標準化的全球市場和一個穩固的美國霸權。

                                          用電影傳遞價值觀、用電視輸出意識形態成為美國文化軟實力的核心,也是這一壟斷秩序下視聽傳播的語言格局。美國借此設定著影視傳播的行業標準乃至準入規則,向外輸出著媒體制度、運營模式、專業知識體系和文化消費習慣,并借此牢牢掌控著國際話語權。在新一輪語言革命進程中,美國不僅繼續捍衛既有的傳播秩序,更在努力爭取新的主導權。

                                          (二)視頻語言與信息時代的開放秩序 

                                          20世紀90年代以來,隨著數字技術和網絡技術的興起,上述壟斷秩序出現松動的趨勢。在媒體融合的背景下,影視語言的使用變得愈加開放且多元,一種將語言使用權從剝離到歸還的統合性、綜合性語言正在誕生并普及,那就是視頻語言。主要作用于人的視覺并兼具綜合感官效應,視頻語言呈現出顯著的符號綜合性、形態融合性、場景多樣性和意義共享性等特征。在這個語言革命的過程中,人類社會也逐漸走出固定已久、積習已深的壟斷傳播格局,在本土和國際層面朝著一個開放傳播秩序進行著歷史性轉型。

                                          這一轉型包含兩個相互銜接的階段:影視語言從壟斷走向開放,視頻語言從泛化走向獨立。

                                          1.影視語言從壟斷走向開放

                                          第一,視頻語言的創造和使用不再囿于傳統的影視門類,而是隨著互聯網的發展,不斷趨向主體的多元化和傳播的扁平化?;ヂ摼W作為新興的傳播媒介為視頻語言的多樣化尤其是二次元轉向提供了平臺。視頻內容的制作和傳播也因此進入一個PGC、UGC、PUGC,以及更具整合性的AGC⑤等共生的新生態。第二,在數字壓縮技術的支持下,傳統影視在生產和傳輸領域的物理局限被打破,有限的頻譜空間可以承載更多的內容資源,數字化存儲和解碼的載體變得更加多元和便攜,這在很大程度上賦予了影視生產更多的自主權,并挑戰著壟斷性的傳輸渠道,形成了眾多橫向的傳播網絡,以及離散的、群集化的影視消費文化。第三,從接收端而言,隨著可移動的、可存儲的、網絡化的終端的流行,依托于電視網絡的線性產消機制和依托于院線網絡的集中化消費模式遭遇增長瓶頸,如何有效回應群體化乃至個性化的信息消費需求成為一個廣大而立體的視頻產業面臨的嶄新課題。第四,隨著社會信息化進程的加速和深入,信息產業興起為新的經濟門類和社會范疇,傳統的影視產業需要在新興技術架構下,尤其是在以互聯網為代表的信息基礎設施上,重新定位自身的行業屬性和功能范圍,主要表現在運用網絡技術拓展視聽傳播的接收邊界,孵化內容產業服務新興的網絡視聽需求,以及戰略應對快速崛起的互聯網平臺公司,后者將在更長一段時間內扮演重組整個視頻生態的新興壟斷者角色。換言之,在開放秩序下,傳統影視產業與網絡視頻產業并駕齊驅,也為后來的資本化和平臺化的深度融合發展埋下了伏筆。

                                          在全球化背景下,世界各國的視頻產業呈現出更加深度的互聯與融合,一方面表現在各國視頻產業依然在全球市場延續著美式壟斷格局,借助新興互聯網平臺進一步加劇了消費主義對視頻語言和視頻傳播的滲透;另一方面也孵化出區域性的新傳播主體,以及更加具有自主性的產業發展政策,歐洲發達經濟體,金磚五國為代表的新興經濟體,日本、韓國為代表的東亞經濟體等都展現出充滿內生增長力和區域影響力的視頻發展新動能,推動構建了一個多中心、開放式的全球視頻產業新格局。與此同時,來自互聯網的視頻傳播新動能也正在增量和存量兩個方面解構和重組著曾經的壟斷秩序。

                                          其中,中國以其龐大的內部市場、快速的技術革新和穩定的發展政策,塑造出一個自給自足、守正創新、普遍服務的影視產業,也激勵著互聯網企業不斷進入和升級網絡視聽服務,從而造就了覆蓋大屏小屏、打通網上網下的大視頻生態。與此同時,在文化走出去和媒體走出去政策的強力驅動下,中國影視產業也不斷借助政府之力或市場之手,向眾多發展中國家提供著技術方案和內容產品,在服務地方產業發展繁榮、推動國際市場多元化進程、提升中國視頻產業認知度方面取得了階段性的突破。需要說明的是,這一國家化或民族性的表述并不是在一個開放秩序下重建或返回一個壟斷格局,而是凸顯出孵化自中國市場的一種視頻產業的新式而多元的發展道路。這一道路以普遍性、包容性、開放性和創新性為主要特征。恰恰是內化了對工業時代影視格局壟斷性的反思和超越的中國經驗,為一個視頻天下時代的到來奠定了認知論基礎和實踐性根基。

                                          隨著數字化和網絡化進程的加快,國際傳播全面呈現出傳播主體多元化、傳播平臺社交化、傳播語言視頻化的三大轉向。原先由特定專業機構乃至特定國家壟斷使用的影視語言,成為各國共享的資源和人人共享的權利。在這個基礎上,一個視頻天下的新秩序逐漸拉開帷幕。

                                          2.視頻語言從泛化走向獨立

                                          視頻語言是身體全部感官的系統性延伸,是融合了有聲語言、文字語言和影視語言的綜合性語言系統,并將在未來發展成為一種支撐虛擬與現實同構進程的融合性語言體系。

                                          在視頻天下時代,有聲語言因其建基于人體內在發音器官而具有主體伴隨性,將繼續發揮其價值和作用并與視頻語言融為一體。文字語言將被整合進這一新的語言體系,逐漸退出主導性的語言地位。影視語言因其使用者的壟斷性和中介性被不斷解構,整體將日漸式微,但其傳播主體依然擁有專業的生產力,并被特定群體和組織所需要。當即時視頻通信無處不在時,鴻雁傳書將走進故紙堆;當視頻化信息可以海量存儲時,紙質文檔的價值將逐漸弱化;當視頻語言培育的具象立體思維已成定勢時,文字語言培育的抽象線性思維則可能式微。隨著視頻語言日漸流行,未來,人類將面臨文字語言何為、價值何在的困擾。今天我們經常出現的提筆忘字、欲說忘言的窘境,也許是視頻語言時代中文字語言即將遭遇窘境的隱喻。視頻語言因其立體性重新激活了人類借助以視覺為主的綜合感官系統進行傳播的天性,但卻以強大的連接力、計算力和環境的構造力,突破了人類之初視覺傳播的身體邊界和時空局限。

                                          對國際傳播而言,這一融合時代的視頻天下秩序是對信息時代開放秩序的延伸和超越。如果說開放秩序的本質是多樣化和互聯性,那么天下秩序的本質則是共生性和互構性,塑造這一天下秩序的是一個基于全面互聯、立體融合、萬眾創新的智能化視頻傳播環境。未來,當無障礙高速移動互聯網成為基礎設施,智能制作、傳輸和呈現系統成為傳播平臺,智能VR將成為無縫連接虛擬與現實的界面環境。在這套立體視頻技術的支撐下,人類將進入一個今天被稱為“元宇宙”的虛擬與現實同構的新時代。屆時,身處不同時空場景的群體或個人,將可借助智能化和立體化的視頻傳播場景,突破時空障礙和語言隔閡,進而推動全方位的文化交融和文明互鑒,塑造著以人類命運共同體為內核的新式全球化認同。

                                          智能視頻對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這一國際傳播新秩序的貢獻主要表現在三個方面:首先是實時互聯所構造的物理意義上的高度連接性和精神意義上的高度相關感,以智能VR為代表的元宇宙環境,將在全時空場域打造一個沒有疆域和文化邊界的內容景觀和關系生態;其次是數據計算所搭建的所有人服務所有人的智能產消平臺,數據化的需求被計算化的產制所滿足,盡管存在多種多樣的回聲室,卻顯著地突破了過往影視傳播目標的模糊性和服務的單向性;再次,智能環境下的視頻語態表現出豐富的、有機的多模態性,這既是對壟斷時代中標準化影視產業的否定和顛覆,也是對后來基于互聯網的多元但混雜的視聽產業的修正和超越。在上述意義上,視頻天下秩序就是一個基于視頻這一智能時代的最強流量池、最大數據庫和最立體場景所構造的一種服務最廣泛國際傳播和跨文化交流需求,同時也借助計算科學而尊重群體和個體差異的新式全球傳播體系。

                                          簡言之,在工業時代,影視的專業制作和大眾消費曾經參與塑造了美國的全球壟斷格局;在信息時代,數字化和網絡化的視聽傳播則呈現出去中心化的全球開放趨勢;在正在到來的智能時代,獨立的視頻語言和立體的視頻傳播將助力虛實同構和無界交往,超越文化差異和語言區隔,國際傳播將最終走向一個視頻天下的新秩序。在智能媒體為環境、虛擬與現實走向同構的未來,以智能VR為代表的視頻語言,將超越既往的語言體系、媒介載體和內容業態,成為社會媒介化進程中的信息傳播新形態?;诖?,視頻傳播將成為國際傳播的流量生產力和秩序轉換者,在賦權大眾傳播創新的同時瓦解著傳播大眾的工業壟斷舊秩序,在下沉信息技術應用的同時推動著一個人人共群、共場、共景新秩序的形成。智能化、立體性的視頻傳播越來越接近人類原始,回歸一種自然的信息傳播和文明交往狀態,使天涯咫尺、意義共生、地球同村、命運與共成為可能。

                                          綜上所述,伴隨著語言的革命,人類社會的傳播形態也發生著歷史性變遷。語言的革命既超越也重塑了時空,推動著人類社會進行著從部落化到非部落化到重新部落化⑥,以及未來的虛實同構的新部落化的轉型。借助無障礙移動傳輸和智能VR技術,立體化、沉浸性的視頻傳播將讓人類回歸鴻蒙之初,重新激活人類借助視頻語言進行傳播和交往的天性。訴諸人體全部感官的系統性傳播革命,即便濫觴于傳統影視的工業化發展歷史,卻也直到智能VR時代到來時,才徹底發生。


                                          三、中國國際傳播的視頻化轉型

                                          未來已來,現在正處于國際傳播大轉型的關鍵時期。我們必須基于已有發展勢能,抓住這個歷史機遇,高度重視視頻語言在加強和改進國際傳播工作中的作用,實現國際傳播的視頻化戰略轉型。這一視頻化轉型植根于中國蓬勃發展的視頻產業及其多元創新勢能,能否推動這一本土勢能向國際傳播領域全方位延伸將決定著中國國際傳播視頻化轉型的成敗。

                                          截至2021年6月,中國的網絡視頻用戶規模達9.44億,占網民整體的93.4%,短視頻用戶規模為8.88億,占網民整體的87.8%,網絡直播用戶規模達到6.38億,均保持了高速的增長態勢。⑦從長視頻到短視頻到中視頻,再到多樣態的流媒體和虛擬現實技術,視頻傳播在中國呈現出全時空、全領域、智能化、全齡向的發展新勢能。全時空指的是視頻傳播對工作場域和生活場域的系統化滲透;全領域指的是視頻傳播在主導傳統媒體場域的同時,也扮演著社會媒介化和信息化的中介性角色,尤其體現在短視頻和直播平臺的多功能拓展上;智能化指的是信息計算機制或者說算法中心邏輯對視頻傳播供需關系的自動化匹配;全齡向指的是視頻傳播平臺將全部年齡層——包括數字原住民和跨代際的數字移民——作為鏈接和服務的對象,并為真正意義上的大眾參與提供了接口、界面和工具。

                                          基于上述勢能,源自中國的視頻傳播平臺體系也依托技術優勢、國家戰略和市場策略,不斷走向全球,向世界各國提供優質的公共信息產品和公共傳播平臺。比如,基于蘋果應用商店和谷歌應用商店的統計數據,截至2021年10月,來自中國的騰訊、TikTok和愛奇藝的三款視聽產品均進入全球使用量前十位。⑧TikTok的全球月度活躍用戶在2021年9月達到10億,比2020年7月增長45%。⑨盡管依然面臨著國際傳播固有市場格局和意識形態對立的結構性困境,源自中國的視頻傳播平臺的國際傳播卻在堅守倫理高位的前提下,在下沉式、智能化技術服務的加持下,取得了來自國際市場和國際用戶的廣泛認可。這一方面表現在傳統媒體,如新華社和CGTN在海外市場的網絡搭建和服務拓展;另一方面表現在新興數字平臺,如TikTok、愛奇藝、優酷、騰訊等在全球市場的區域化創新發展,進而形成了與源自美國的數字平臺系統的并駕齊驅之勢,甚至導致了有關平臺地緣政治⑩的政策和學術爭論。

                                          在全民參與國際傳播的視頻時代,中國可以借助國際傳播技術范式向視頻傳播轉移的歷史契機,發揮數據驅動、算法治理、泛媒功能、大眾創新等比較優勢,引導國際傳播走向視頻天下的全球傳播時代。

                                          就數據驅動來說,與傳統影視產業依托的小規模數據集尤其是來自傳統受眾調查的數據不同,基于快速普及的互聯網基礎設施和數字應用平臺,視頻產業迅速發展成為大數據的重要生產力,成為最具活力的網絡化、社交化和智能化生產力。而這一角色的達成與中國本土的兩個基本國情存在著深度綁定關系:一是改革開放以經濟發展為先導,強調信息傳播技術在經濟信息化和社會媒介化方面的主導性作用,因此給予互聯網發展一個寬松的內部政策環境;二是龐大的人口基數在數字化移民的過程中迅速轉型為大數據生產力,并借助互聯網平臺的網絡效應打造出規??涨暗臄祿考?,也以其活躍的網絡行為滋養和提升著平臺的算力。簡言之,寬松的政策環境和龐大的用戶規模驅動著視頻傳播的數據化轉型,而基于大數據的智能算法正在成為視頻內容和視頻服務的主要生產力和新把關人,智能技術在生產、存儲、分發、使用和評價的全流程應用已經或將成為未來視頻產業的新的常態?;诖?,以視頻傳播服務為先導的互聯網平臺型企業快速實現了跨國拓展和全球經營,運用優秀的算法技術和強大的算力成為智能時代全球數字平臺的創新增長點,也服務于世界范圍內多元虛擬社群的建設和運行。

                                          就泛媒功能來說,視頻傳播已經突破了影視或視聽行業的身份區隔,成為信息娛樂、數字經濟、公共服務和國家治理的重要基礎架構,突出表現在“視頻+”的全領域應用中。雖然在全球范圍內,在后疫情的背景下,社會的平臺化進程正在快速推進,互聯網平臺的基礎設施化步伐顯著加快,但在中國,這一進程更加迅速和廣泛,視頻產業的多邊屬性也表現得更加明顯?;谶@一平臺化潛力,一方面,智能化的視頻傳播充分融合了傳統的影視行業,將有力推動構建中國國際傳播的大視頻格局和大視頻戰略;另一方面,網絡化的視頻傳播平臺攜其龐大的流量基礎和優異的計算能力,將為多樣化的國際交往(比如外交和貿易)提供全方位的視頻服務和數據支持。這一泛媒化或中介化(intermediary)的角色轉型將有效融入基于視頻平臺的國際傳播新秩序。

                                          就大眾創新來說,這是定義視頻傳播國際秩序的最突出特征,也是奠定視頻天下時代的最基礎原則。從時代變遷的視角而言,如果說屬于美國人的工業影視時代是等級制和壟斷性的,那么屬于中國人的視頻天下時代則是扁平化和公平性的,后者所釋放的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傳播與發展潛能是歷史空前的。不管是快手的下沉式、地方性拓展,還是抖音的精英式、全球化增長,都依托于傳統媒體之外的大眾生產力。這一生產力主要依托兩種新型的視頻傳播機制:一個是龐大的自媒體生態及其形成的多元化網絡社群;另一個是蓬勃發展的MCN機構,后者扮演了一個介于機構媒體和個體用戶之間的流動的生產力組織者角色,是大平臺之下的小平臺。

                                          基于這一全民視頻、人人視頻的創新動能和視頻語言的文化可通約性,源自中國的視頻平臺正在走出去的過程中,在全球范圍內創造著新的人人互聯的視頻傳播景觀。以TikTok為例,這一數據化、社交化、本土化的平臺不僅快速收獲了跨地域、跨文化的龐大用戶群,更為熟習工業影視單線傳播和網絡視聽集中接收的全球受眾提供了一個開放性、計算性、互動式、定制化的另類視頻傳播環境,并以其卓越的算力和智能化機制,持續將全球用戶轉型為視頻傳播時代的產消者。在這個意義上,中國依托數據驅動、算法治理和大眾創新等優勢,將有可能引導世界構建一個視頻天下的新秩序。

                                          因此,蓬勃發展的視頻傳播平臺為加強和改進我國的國際傳播能力建設帶來了全新的歷史性機遇。視頻作品的多模態性、視頻語言的超文化性、視頻傳播的跨平臺性、視頻接受的全場景性、視頻處理的大數據性,以及視頻文化的多次元性,將驅動一個基于大眾創新和全民參與的中國國際傳播視頻化發展新階段的到來。在視頻傳播的助力下,中國故事和中國聲音的全球化表達、區域化表達、分眾化表達才能有效落地,增強國際傳播的親和力和實效性,也才能更好地從理念走向實踐。

                                          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加強我國國際傳播能力建設進行的第三十次集體學習上,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初步構建起多主體、立體式的大外宣格局”,進而“構建具有鮮明中國特色的戰略傳播體系”。在這個大格局和大體系建設的過程中,視頻語言應成為一個核心的戰略要素,視頻傳播應成為未來的戰略目標。強化基于視頻語言的供給側設計及結構性改革,必將推動媒體融合持續走向深入,也必將為中國的國際傳播開辟新藍海。未來,在視頻語言形塑的虛實同構環境中,一個跨越全球的視頻傳播共同體將會逐漸形成,也將有力推動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構建。


                                          作者系中國傳媒大學黨委書記、校長、教授、博士生導師,媒體融合與傳播國家重點實驗室(中國傳媒大學)研究員

                                          本文原載:《現代傳播(中國傳媒大學學報)》2022年第1期


                                          注釋:

                                          ①[美]約翰·彼得斯:《對空言說:傳播的觀念史》,鄧建國譯,上海譯文出版社2017年版,第1-2頁。

                                          ②張虹:《文字傳播與文明:基于兩種文字系統的起源、發展和特征》,《新聞戰線》,2019年1月(下),第41頁。

                                          ③陳海:《伊尼斯四大媒介形態的審美趣味》,《南京郵電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9年第4期,第59頁。

                                          ④[英]丹尼斯·麥奎爾:《受眾分析》,劉燕南、李穎譯,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6年版,第13頁。

                                          ⑤廖祥忠:《從媒體融合到融合媒體:電視人的抉擇與進路》,《現代傳播》,2020年第1期,第4頁。

                                          ⑥[加]馬歇爾·麥克盧漢:《理解媒介——論人的延伸》,何道寬譯,商務印書館2000年版,第2頁。

                                          ⑦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第48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http://www.cnnic.net.cn/hlwfzyj/hlwxzbg/hlwtjbg/202109/P020210915523670981527.pdf,2021年9月15日。

                                          ⑧TikTok:Tencent Video Among Top 10 Apps in Lifetime Consumer Spends.https://www.techinasia.com/youtube ahead tiktok consumer spends live steaming apps.2021-10-18.

                                          ⑨Statista:Number of Monthly Active Users (MAU) of TikTok Worldwide from January 2018 to September 2021.https://www.statista.com/statistics/1267892/tiktok global mau/.2021-10-13.

                                          ⑩Joanne E.Gray.The Geopolitics of “Platforms”:The Tik Tok Challenge.Internet Policy Review,vol.10,no.2,2021.p.16.

                                          ?Jeroen de Kloet,Thomas Poell,Zeng Guohua & Chow Yiu Fai.The Platformization of Chinese Society:Infrastructure,Governance,and Practice,Chinese Journal of Communication,vol.12,no.3,2019.p.249.

                                          ?Thomas Poell,David Nieborg & José van Dijck.Platformisation.Internet Policy Review,vol.8,no.4,2019.p.7.


                                          中國傳媒大學官方微信
                                          中國傳媒大學官方微博
                                          少妇挤奶水A片无码网站